雪山、高原与河谷之中探寻最美的香格里拉葡萄园
发布日期:2019-08-16 22:11   来源:未知   阅读:

  “太阳最早照耀的地方,是东方的建塘,人间最殊胜的地方,是奶子河畔的香格里拉。”

  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将香格里拉变为了令全世界心驰神往的世外桃源。

  香格里拉之于我,好像是一片充满神秘的人间秘境。这里的高原海拔超过3000米,很容易发生高原反应;这里的山路惊险崎岖,依傍万丈深渊!但是,奔腾的三江,优美的河谷,壮丽的雪山,绵延的冰川,最美的葡萄园都深深吸引着我,当我得知受邀参加香格里拉葡萄园之行时,忍不住兴奋又期待!

  香格里拉(Shangri-la)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是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下辖市及首府所在地,这里是滇、川、藏三省区交界地,也是世界自然遗产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江并流”景区所在地。90%以上的居民都是藏民。

  我们下榻的酒庄正位于金沙江畔,名字也非常美丽——“雪映金沙”,推开窗一开,才知这名字有多贴切,迎面就是云雾缭绕的玉龙雪山,往下以往则是宽阔的金沙江面,再配上高原湛蓝湛蓝的天空,放眼一望,就是一幅再美好不过的风景画。

  香格里拉高原产区位于喜马拉雅山东南麓三江并流核心 区域,葡萄园蜿蜒分布于澜沧江和金沙江两岸海拔 1,800 米 ~2,800 米的河谷山披上,是中国最具个性的低纬度、高海拔的生态葡萄园。

  梅里雪山和白马雪山挡住印度洋疾风的影响,形成德钦县寒温带热带山地季风性气候。

  葡萄园所处河谷地带阳光充足,有效积温可保证酿酒葡萄的充分成熟。春季湿润,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无霜期长,而且这里土层深 厚,冬季最低温度为 -6℃,葡萄树无需埋土防寒。

  葡萄园在河谷的上、中、底部,呈立体分布。因海拔不同而产生了立体的气候类型,由于光照、温度、气候、降水、土壤的不同,使得葡萄果实的潜在酿酒品质也显著不同。就算在同一村庄,受到海拔、光照、行向和风的影响,葡萄品质也有明显差异。

  这里的土壤类型也十分多样,以带砾石沙土、褐壤土、钙质粘土等为主,富含有机质与微量元素。

  香格里拉高原产区年平均降雨量较少,为350~600 毫米,年蒸发量为 1,240 毫米,远大于降雨量。

  葡萄园降雨多集中在转色期前。www.555023.com。如果干旱严重,葡萄园会适当进行灌溉,充足的高山雪水保证了灌溉的顺利进行以及水质的天然纯净。

  香格里拉高原产区全年日照达到2,500 小时左右,显著的昼夜温差,充足的日照,强烈的紫外线,使得葡萄可 以达到 25 度的糖度和深宝石红般的色泽。酿酒葡萄生长周 期长,从 3 月中下旬萌芽至 9 月下旬、10 月葡萄采收,长 达 180~200 天。独特的气候和土壤特征,造就了香格里拉高原葡萄酒独一无二的风格。

  值得一提的还有这里弥足珍 贵的纯净,香格里拉市区 PM2.5 平均 15,而葡萄园平均则 为 5~10,低于欧洲生态标准的要求。

  吃过午饭,我们一行人受邀参观香格里拉酒业,首先进入的是香格里拉大酒窖。香格里拉酒业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崔可栩亲自带我们参观,酒窖内陈列着香格里拉酒窖生产的所有葡萄酒系列,包括贵腐酒等,还有一款当地青稞谷物酿造的大藏秘青稞酒。

  逐梦二十载,香格里拉酒业获得无数国 内外葡萄酒大奖,我在满满的荣誉墙上看到了颇具含金量的 Decanter 和 IWSC 大奖。

  目前,香格里拉酒业在斯农、荣中、九龙顶村、茨中村、东水村、说日村、梅里石村都拥有葡萄园,葡萄园面积为 14,000 亩,海拔高度在 1,800~2,800 米之间。一般说来,海 拔每升高100 米,气温下降0.6℃,而这里的葡萄园温差可 达 13~14 度。

  目前,德钦高原3,000 亩葡萄园已经在香格里拉酒业的努力之下得到了有机认证,而香格里拉酒业正在东水村、斯农村、荣中村努力打造小产区精品的单一葡萄园,试图发掘更多的风土潜力和单一葡萄园的魅力。

  参观完毕,我们在宽敞的品酒室中品尝了 4 款香格里拉佳酿——高原霞多丽干白,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赤霞珠),高原西拉干红,未贴标的贵腐酒,霞多丽干白多了一些热带水果的香气,清新好喝;赤霞珠饱满精致;西拉香气浓郁,新鲜活泼;贵腐酒酸度轻盈,甜而不腻。有点意犹未尽,我忍不住期待尝试香格里拉的单一园葡萄酒!

  5月28日,令人期待已久的香格里拉酒庄酒“圣域”上市发布会在玉龙雪山脚下的雪映金沙大酒店隆重举行,这意味着国内真正意义上的单一园葡萄酒正式面世。

  从2018年8月的“单一园”标准出台,到今天“圣域”发布,香格里拉酒业让人惊喜不断,展现出无限潜力,越来越令人期待。

  圣域,含义为:心中有一片净土,诵持能除一切苦;成就一切,圆满人生‘无上殊胜;拥有与日月同辉。而香格里拉・圣域,正是香格里拉人追寻的“心中的日月”。“圣域”作为一款来自顶级风土的精选佳酿,100% 赤霞珠酿造,仅限量发售9,622瓶,市场零售价1,800元。

  “圣域”的出现,承载了香格里拉追梦人的梦想和期许;圣域的诞生,也代表了他们对于这片风土深沉的挚爱与满满的信心。

  “圣域”为何称得上真正意义的单一葡萄园?因为圣域 100% 来自风土绝佳的斯农村葡萄园,这里微气候与土壤很特别。另外,大名鼎鼎的酩悦轩尼诗与香格里拉酒业合作出 品的中国第一款超高端葡萄酒——傲云(Ao Yun)也在这个 村庄拥有 100 多亩的葡萄园。这里出产的葡萄酒代表了香格里拉产区的顶尖水准。

  在这个近乎天堂般的世界里,酿造顶级好酒似乎是一件几乎水到渠成的事。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多个零落于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深处的葡萄园中种植、管理、采收、运输葡萄有多困难,成本又有多高,而无名的香格里拉人在远离尘嚣、人烟稀少、没有社交的深山中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有多珍贵。

  圣域,或许不仅仅是一瓶葡萄酒,对于为了梦想远离故土、扎根葡萄园二十年的香格里拉人来说,酿造心中的好酒,就是一直在追寻的梦。而在后面几天的葡萄园之行中,我更深地体会到了“酿酒、酿人、酿心”这几个字的分量。

  4 月 29 日一大早,我们一行从雪映金沙向奔子栏东水 村进发,全程 4 个多小时。我们的司机藏族小伙杜吉车技非常好,在盘山路上还能一路狂飙加上不停超车,刚开始的盘山路还算宽广,风景如画,我们扒着窗户欣赏外面的山峦叠嶂,评说着沿途不同山谷中气候与植被的骤然变换。

  沿着金沙江一路盘山而行,海拔也在不断攀升。1 小时后到达了海拔 3,200 米的大峡谷,又行了半个多小时,到达了香格里拉非常著名的纳帕海景区,海拔已至 3,450 米,我们美哉美哉地下车欣赏纳帕海的白云、凉风与湖景,也明显感受到了高海拔对耳膜和心脏的微微压迫。

  看着远处的盘山路像一条条细线的丝带一样飘在陡峭山涧,车一会儿向左猛转,一会儿向右猛转,恐高的我根本不敢看近在咫尺的峡谷深渊。清晨 7 点出发,本来困意十足,可是一路太过于惊心动魄,不仅没犯困,反而像看恐怖片一样悬着一颗心一眼不眨。好在我们终于在一个宁静的小山谷中停下来了。

  徐徐微风,细细的山泉清脆地奔涌而下,山谷中的葡萄园苍翠一片,中间掩映着十几户藏民房屋。走进村子,毛色黑黑的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昂首信步,黑色的牛儿在悠闲吃草,可爱的小香猪在圈舍中抢食。心情一下子就这鸡犬相闻的安宁给治愈了。

  奔子栏东水村位于金沙江沿岸,海拔 2,300 米,高原河谷气候特征,以砾石土壤为主。这里的葡萄园只有 100 多亩 的面积,却细分为40 多个地块,微气候和土壤差异显著, 出产的葡萄果实也风味不一。

  所有的葡萄园都由本村的20多户藏民以生态有机方式种植,香格里拉酒业派驻在东水村的技术员陈建华负责指导村民种植及采收。除了山谷中的葡萄园,酒庄还在半山腰海拔 2,600 米的地方拥有一个葡萄园,风土与山谷中截然不同,葡萄的风味与质感也差别明显。

  这里的藏民原来都以种植青稞、养殖牦牛,以及到深山中采摘冬虫夏草为生,自从香格里拉在此发展葡萄酒产业以来,这里的藏民依靠葡萄种植收入大增,现在大多数的农田都改种葡萄树。崔可栩介绍道这里的藏民很淳朴,非常认真地管理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还会暗自比较竞争,都想把葡萄种得最好。

  这里灌溉较少,干旱(水分胁迫)让葡萄扎根更深,果实的集中度也更好,产量控制在300公斤/亩(相当于4,500 公斤 / 公顷)。

  但是如果有时旱情较为严重,已经影响葡萄生长的话,酒庄也会组织藏民及时灌溉。葡萄园边上有一条长长的水渠,流淌的是来自深山的天然泉水,灌溉时,只需把水渠凿开一个口,引流泉水到葡萄园中临时挖好的堑沟中,灌溉完毕,再将水渠的灌溉口封闭。沿着山谷,还有一条水面较宽、淙淙流淌的东水河,也可用于灌溉。

  这里的天然山泉,十分纯净,富含矿物质,可以直接饮用。想来这里的葡萄树太幸福了,不仅有轻柔凉爽的山风吹拂,富含有机质和微量元素的土壤滋养,还能喝着清冽甘甜的山泉水!

  我很好奇香格里拉酒业如何在这遗世独立的深山中,找到这样一片风土卓然的天赐之地。崔可栩说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机缘,当地政府源于对于葡萄酒产业的看重,很多年前就在香格里拉遍寻最好的葡萄种植地。当时他们一同考察了这里的风土,当即决定在这里建立种植基地。

  东水村是香格里拉酒业最特别的单一葡萄园,纵然距离酒厂很远,面积不大,葡萄园管理和运输的成本也非常高昂,但这里依然是酒庄最看重的单一园之一,相信随着藤龄的增加,以及葡萄园管理进一步的细化,未来必然会孕育出令人惊叹的佳酿。

  酒庄目前实验性地做了一款东水村单一园葡萄酒,但是产量很少,市场上几乎见不到。

  当我们和东水村的技术员陈建华闲聊时,一脸羡慕地说每天在这世外桃源般美丽的村落里生活一定很幸福吧,他略带苦涩地说连手机都没什么信号,也没有网络,但后来却一连串地给我们讲了很多的藏族习俗和有趣故事,以及葡萄园中的点滴。

  相信,抛去浮华世界的纷扰与诱惑,在遗世独立的隐秘村落中守护的不仅仅是一片葡萄园,更是心中的一方净土,以及对天赐佳酿的期待!

  香格里拉葡萄种植基地负责人王家逵亲自陪同我们参观并讲解。沿着奔腾的澜沧江,我们一路盘山而行,风光旖旎,转入一个山谷,便看见几个白色的精致建筑掩映于山谷之间、峭壁之上,还有小片散落于山谷的葡萄园,似乎每个藏民安居地,都有几片翠绿的葡园。

  而每一片葡萄园王家逵都如数家珍,为我们一一详解风土与村落故事,甚至还能说得出种植户的名字。

  “所有的种植园都归香格里拉吗?”王家逵嘿嘿一笑:“算是吧,如果他们葡萄卖不出去,我们肯定会收购的!”

  茨中村位于澜沧江对岸,一座悬索桥跨过河流把茨中村和公路连通起 来。1848 年,欧洲传教士说法日、罗其帧在梅里雪山脚下的德钦县茨中村建立了茨中教堂,并引进了黑巴科 (Baco Noir)、玫瑰蜜等葡萄品种,并教会了当地藏民酿酒。

  近年来,随着云南各地对于葡萄酒发源地的追溯,茨中教堂与一墙之外的北面葡萄园和东面葡萄园一起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茨中教堂初建于清同治六年(1867 年),1907年重建,1921年修建完成,气派的教堂成为了“云南铎区”的主教礼堂,先后开办过一所学校和修女院。解放后,传教士被遣散回国,曾一度停 止宗教活动,1984 年,教堂归还教徒使用。

  茨中教堂是中国藏区仅存的天主教堂建筑,教堂及附近的葡萄园保存良好,只是葡萄园已不再归属教堂所有,而是由村民种植。

  教堂的院门很不起眼,门口的牌匾上是“义德之境”四个大字。与西方的巍峨肃穆的大教堂相比,茨中教堂并不大,只有三层。因为是平日,教堂里十分幽静,只有神父和两个远道而来参观的游客。据说,周末做礼拜的时候,整个教堂都会坐满虔诚的藏民信徒。

  我们拾阶而上,登上教堂的钟楼,一览全貌。整个教堂是哥特式主建筑,呈十字架造型,钟楼的最高处也竖立着十字架,但更为有趣的是随处可见的中国建筑元素,屋顶有着典型的中国式传统飞檐。教堂塔楼上悬挂着从山西运过来的中国铁钟,教堂屋顶的壁画也是融贯东西,不仅有西方的十字架,还有中国的佛教莲花,道教太极,以及传统的祥云等图案。

  登到最高层,我们可以看到教堂北面和东面的葡萄园,藤龄古老,是不折不扣的老藤葡萄树。极目远眺,还可以看到村里的山坡上散落了几片小的葡萄园。

  原来这里的葡萄园更多,由于澜沧江修建水坝抬高了水位,导致附近的几个小村庄被淹没,只能提前搬迁到附近海拔较高的村落,政府在茨中村建起了很多漂亮的房子来安置搬迁的村民。

  我们从教堂出来,看到附近好多个自酿葡萄酒的小酒庄和品酒室,看来这个小村庄作为香格里拉葡萄酒的起源地,家家皆会酿酒,人人都爱美酒,自有一派葡萄酒文化古村的气韵!

  从茨中到荣中,又是一段遥远且颠簸的路程。王家逵一路轻松地谈笑风生,我暗忖,每一个村落,每一条艰险的山路他都走过百遍千遍了吧。

  荣中村位于澜沧江沿岸,梅里雪 山脚下,海拔2,200 米,为干热河谷气候,土壤主要为带砾石的沙壤土。

  荣中村是香格里拉酒业重要的单一园之一,葡萄园并不大,占地101 亩, 主要种植赤霞珠,大多是中国的烟73 株系。这里的葡萄大多是2000~2002 年种植的,也有一些地块是 2007 年种植的。傲云酒庄也在这个村庄拥有一块葡萄园,面积并不大,夹在香格里拉葡萄园之中。

  这里的葡萄已经坐果,果实膨大得比东水村更大些。其中,有几株的果实明显比其他葡萄树大很多,王家逵说他们很早就发现园中有几株葡萄树与其他有所不同,并怀疑是其他的赤霞珠克隆系,因此标记出来以便后期观察及检测。

  这里每个地块的土壤颜色、含石量及石块大小都参差不同,地势也高低起伏,葡萄种植行向也不一致,这造就了每个地块的微气候及果实品质的差异。我们还注意到不同地块的管理也不尽相同,有的地块管理非常精细,修剪与留枝很齐整,行间也适当翻耕,留存一定的田间杂草,而有的地块则管理较为简约粗放。王家逵很赞同地笑说:“你可以从一块葡萄园中,看出这个藏民的做事风格。”

  他说目前葡萄树还没疏叶及摘顶,显得树藤生长茂盛。这里紫外线太过强烈,需要多保留一些枝叶防止幼嫩的果实被灼伤,而推迟摘顶,则可以让果穗生长得更为疏松,后期果实能更好地通风以及充分成熟。

  我开玩笑地抛给王家逵一个问题,对比管理精细的种植户,他会“鞭策”那些粗放型的种植户吗?他大笑说每天都会,但是他和驻守本村的技术员更会在葡萄种植的每个关键步骤实地指导,严格把关。

  刚到斯农村,王家逵就问:“闻见什么香气了吗?”阵阵芬芳清雅的花香随着微风飘散,空气中都充满着香甜的气息,令人心醉。走进葡萄园一看,原来是正在盛放的白色的、小小的葡萄花,花朵的下面正孕育着一颗颗青青的葡萄果。这里的风好像更凉爽些,葡萄的生长也更缓慢些,葡萄还在花期当中。

  斯农村位于澜沧江右岸的梅里雪山脚下,是典型的干热河谷气候,降雨量仅有 280~300 毫米。这里的海拔 为 2,300 米,附近的雪山对温度有很好的调节作用,温度更为温和。

  这里为砾质壤土,主要种植赤霞珠,同时也种植了一些品丽珠。斯农村光照时间更长,葡萄的颜色和酸度非常均衡,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

  另外,备受关注的傲云也看重了这里的风土潜力,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建立了葡萄园,面 积也有 100 亩。品尝过刚刚发布的“圣域”单一园葡萄酒之后,我就对斯农村充满了神往。

  斯农村是香格里拉酒业最大的一块单一园,面积为500 亩,由于土壤、地形、海拔、温差、距离雪山及澜沧江的远近、行向等被细分为321 个“Terroir”,对风土的精研堪比神话般的存在——勃艮第。

  参观完毕,我们进入了葡萄园旁边的一户藏民家中参观,这是一户殷实的人家。两层的白色小楼,宽敞的四合院式庭院,还有一层下沉式的棚圈。王家逵说这里的藏民生活得富足安康,种植葡萄可以带来较高的稳定收入,春夏还可以进入山上采摘冬虫夏草。

  政府则为他们修建了安全平坦的公路,直达每个只有几户、十几户的小村庄,深山中也搭建了信号良好的通信塔和网络,“天堑变通途”。每个藏于深山的村落不再隐没,不再与世隔绝,而是在世外桃源中也能与世界连接、对话。

  从斯农村出来,我们又绕山攀升,大概半小时之后,我们到达了半山腰,刚好能俯瞰整个斯农村,葡萄园像阶梯一样铺满整个山谷,几块零落的金色麦田和几座精美的白色藏民小楼装点其中,蓝天白云之下,美不胜收!

  三天的香格里拉行程中,除了震撼于天堑之中的“绿洲奇迹”,惊艳于干热高原与河谷孕育的绝佳风土,更是感动于这里酿酒人无畏的开拓与不懈的坚持。

  三天中,接触最多的是香格里拉酒业葡萄种植基地负责人王家逵、技术总监崔可栩、以及副总经理曹建宏,他们分别负责葡萄园及种植、酿酒及品控、包装及市场,可谓香格里拉酒业的“三个火枪手”。

  王家逵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已经驻守在香格里拉的葡萄园中十多年,他熟悉种植葡萄的每一个村庄,他熟稔每个淳朴的藏民种植户,他了解每个地块的风土与特性。德钦高原的每个村庄、每块葡萄园风土差异明显,成熟时间也跨度较大,我总是好奇于如何确定成熟时间以及有序地安排阶段性采收。

  王家逵介绍道每到成熟季,香格里拉酒业酿酒顾问 Mark、技术总监崔可栩、他以及其他技术人员就会亲临现场,判断每个地块的成熟情况。一旦采收时间确定,驻守村庄的技术员会为每户藏民分发采摘工具,一般在 凌晨3~5 点开始采摘,在清晨完成采摘。采摘结束,装载着新鲜葡萄的大货车旋即向香格里拉酒业的酿酒厂进发。

  这一路悬崖峭壁、路况艰险,几乎没有吃饭和歇脚的地方,所以每个人对于采摘季的记忆就是“方便面”,以及难得能寻得到的热水。

  德钦县的人们都知道王家逵和他的 88 个卓玛。“卓玛”是藏族对女子的称呼,意思是“度母”,“美丽的女神”。藏族女人以前只能在家务农、操持家务,随着香格里拉葡萄酒产业的发展以及繁荣,越来越多的藏族女子走出家门。

  王家逵管理的 88 个卓玛一年四季活跃在葡萄园中,她们定时清除过多的杂草,精心地修剪葡萄树,熟练地疏叶疏果,精细地采摘葡萄。香格里拉酒业为这里的藏族女子提供了宝贵的工作机会,而这里的卓玛则用勤劳与智慧种出了最好的葡萄。

  崔可栩出生于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山东蓬莱,与葡萄酒有着不解之缘;工作之后,师从行业内赫赫有名的彭德华老先生。如今,他不仅是香格里拉酒业的技术总监,也是中国酒业协会葡萄酒分会、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葡萄酒分会专家 委员会委员、一级酿酒师、一级品酒师,更是在2013 年荣获中国葡萄酒信息网“年度十佳优秀酿酒师” 称号。

  虽然大部分时间呆在酒厂,但崔可栩一得空奔波于葡萄园,了解每个地块的葡萄生长情况。特别是在采收季,他一定要往东水、斯农、荣中村跑无数次,反复查看及品尝葡萄,以便准确把握采摘节点。

  从东水村到德钦县城的一路上,崔可栩都在与我们三位媒体人士讨论高端葡萄酒在中国的消费人群、威士忌及其他烈酒的消费市场以及新生代的消费人群等话题。他还谈到了香格里拉酒业在单一园葡萄酒、针对年轻消费群体的酒品和葡萄烈酒方面已经做的或想要做的诸多尝试。

  曹建宏同样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美丽的香格里拉一呆就是十多年,原来是负责技术方面工作,但是后来转岗到市场相关工作,虽然职位有所转换,依然干得风声水起。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们三位的家人都不在香格里拉,而是在繁华的大都市,距他们千里之遥。“多久回去一次呢?”没有太确定的答复,“一两个月吧,忙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对于快节奏的都市人而言,来到世外桃源般的香格里拉呆上一周或许是可能的,但呆上一个月、一年呢?

  香格里拉的三位酿酒人都是在最美好的年华来到香格里拉,十年如一日,用自己的努力与辛劳将香格里拉的滩涂变为葡萄绿洲,用梦想与坚持酿造出了“心中的日月”。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